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交流
拍“蝇”啄“虫”,扎实整治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广西铁纪护航脱贫攻坚
时间:2018-10-15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文章作者: 【 字体:  】 打印本页

 

  “灌阳县黄关镇联德村村委主任周某,在扶贫项目中‘捞油水’。”接到线索,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决定:直查直办!

  仅用4天,案情便水落石出——2014年,周某申报扶贫项目时虚报面积,多得补助1.89万元;2016年8月,侵占道路建设资金3.5万元。最终,周某被开除党籍,违纪所得被追缴。

  向扶贫资金“伸黑手”,严惩不贷!脱贫攻坚中“耍把戏”,绝不姑息!

  近年来,广西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落实自治区党委工作要求,紧盯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作风问题,持续发力、精准监督,以“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的雷霆之势,拍“蝇”啄“虫”,用铁纪护航脱贫攻坚。

  担当,压实责任—— 

  一竿子插到底,千斤重担一起挑 

  广西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至2017年底仍有246万贫困人口,20个深度贫困县。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关键期,大量扶贫资金和项目不断注入贫困村寨。如何确保宝贵的资金每一分都花在该花的地方,帮扶的政策每一项都能落地生根?

  今年1月,北流市纪委监委督查组在清湾镇禾界村走访发现,有贫困户家门口没有张贴“扶贫受益明白卡”。而该工作早在20多天前就已部署。上面“九级风浪”,基层岂能“纹丝不动”?市纪委监委严查快处,驻村第一书记、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3人受到相应处分。

  “纪检监察机关要强化使命担当,聚焦群众关切,持续发力扶贫领域专项治理工作,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提供坚强纪律保障。”自治区纪检监察部门负责人坚定表示。

  2015年9月至2016年6月,开展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专项行动;2016年7月至2017年12月,开展扶贫领域监督执纪问责工作;2018年,举全区之力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工作……压茬推进,渐次深入。广西纪检监察机关在全国率先集中开展专项治理并持续引向深入,得到中央纪委充分肯定。

  很重要的一条经验就是:纵向三级联动,“一竿子插到底”。三级纪检监察机关成立工作专班,严格落实线索排查、直查直办、通报曝光等“六项制度”。

  定期约谈,压实责任。对两个季度内专项治理工作出现异常的贫困县,由市纪委书记对县委书记、纪委书记面对面约谈;对三个季度内连续异常的贫困县,由自治区纪委直接约谈市纪委书记、县委书记、县纪委书记。“谈得面红心跳,真是针针见血。本以为已经很重视了,一谈,才找到了问题、看到了差距,感到了压力、找到了方向。” 今年4月,10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6个自治区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因工作滞后被自治区纪委集中约谈,与会者这样感叹。

  示范引领,以上率下。自治区纪委监委领导班子成员参加各市工作例会,下沉基层指导督导。建立领导班子成员联系蹲点脱贫攻坚重点县制度,脚沾泥土察实情、严督实导下真功。

  对33个国定贫困县的专项治理,自治区纪委监委实行工作直管、保障单列、专班专抓、“直通车”制度、专项监督、提级办理、重点联系、单列考核。

  压力一层层传导,责任一级级压实。机关骨干力量向基层一线走,专项治理往深里实里做。

  与此同时,横向则是齐抓共管,“千斤重担一起挑”。

  3月30日,自治区纪委监委召开全区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联席会议,建立自治区本级部门联动协调机制。自治区纪委监委牵头统筹发挥监督作用,扶贫、审计、信访、发改、民政、农林水等23个职能部门横向联动发挥监管作用,形成监督监管全区“一盘棋”。

  监督监管形成合力,让专项治理“瞪大了眼睛、拉长了耳朵”。今年1至6月,全区收到扶贫领域资金项目使用管理中的违纪和腐败问题信访举报3332件,排查问题线索5571件,立案3769件。

  创新,聚焦精准—— 

  监督手段不断丰富,专项治理更加有效 

  一朵“云”,发现一“窝案”。

  2月,合浦县廉州镇马江村村干马某等人,因私分集体资金受到严处。发现线索的,是北海市自主研发的监督执纪问责“大数据+”分析平台。

  该平台打破信息壁垒,整合扶贫、财政、公安、民政、人社、住建、水利、农业、林业等相关部门的信息数据,打造集查询、预警、分析于一体的精准监督“云”,为专项治理插上了科技翅膀。今年上半年,北海市通过这朵“云”,筛查扶贫领域疑点问题2426个,转立案105件。

  与此同时,覆盖全广西的大数据监督平台已启动建设,预计年内完成。

  扶贫资金点多、面广、量大,“蝇贪”手段日趋多样化、隐蔽化……面对新形势、新问题,广西纪检监察机关不断创新模式、丰富手段,让专项治理更加精准、有效。

  直查直办,震慑示范。

  “对于重大、复杂、特殊的案件,上级纪检监察机关可以提级查处。”自治区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雷永达介绍,对涉及贫困县四套班子成员的违纪典型问题,媒体曝光、网络曝光等影响较大的典型问题,基层纪委监委瞒案不报、压案不查或敷衍塞责的典型问题等“直查直办”。

  3月,百色市开展专项治理线索大排查,群众反映凌云县伶站瑶族乡陶化村原村支书、主任兰星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市纪委监委直查直办,查明2013年兰星荣以帮刷外墙为由向23户贫困户索要危改补助18.1万元。兰星荣望风潜逃,市纪委监委牵头成立追逃组。3月31日,兰星荣在广东省阳江市落网。

  “这种问题,你们管得了吗?”今年春节前,武宣县桐岭镇湾龙村群众向村务监督委员会举报村干部侵占村集体经济收入。“当然管!”村务监督委员会开展初查,并向镇纪委提供线索。2月,镇纪委查处了两名村干部私自出租村集体土地和设施并私分租金问题,村民拍手称快。

  作为村级事务的“高清探头”,来宾全市村务监督委员会仅今年上半年就参与监督村务718项,提供问题线索176条,已转立案14件,成为乡镇纪委的得力助手。

  基层创新,亮点纷呈。

  钦州市依托245个党建工作站创新设置廉洁工作站,打通农村基层党内监督“最后一公里”;贺州市推行“片区联合执纪”新模式,破解乡镇纪委开展纪律审查工作单兵作战的问题;百色将全市12个县(市、区)划分成“中部河谷、北部山区、南部边境”三个办案协作区,统筹力量直查直办……

  敢创新、善创新,专项治理更加精准、更具实效。今年上半年,广西共立案查处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案件6937件,结案2590件,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545人,移送司法机关13人。

  惩防,标本兼治—— 

  写好“后半篇文章”,下功夫“治未病” 

  天等县2016年度幸福里安置小区项目没有如期搬迁;去年12月,天等县在全区易地扶贫搬迁综合进度排名中县级倒数第一;广西易地扶贫搬迁项目2017年每月建设进度情况表中,天等县虚报数据……

  工作不力、搞“数字脱贫”等问题,让困难群众的获得感大打折扣。崇左市纪委立案审查,严肃追责。天等县一名负主要领导责任的县委常委、两名负直接责任的单位主要领导受到处分。

  一案双查,一问三责。对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多发频发、监督执纪问责不力、工作失职渎职造成严重后果和恶劣影响的,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去年以来,广西共立案查处扶贫领域责任落实不力等问题1638件,党纪政务处分745人。

  “不尽责,就问责。失责必问成为常态,倒逼各级各部门严格落实责任。”自治区纪委常委、自治区监委委员覃黎魁说。

  广西坚持惩与治同向、同步,让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一体推进。

  “没有你们的打气鼓劲,我跌这一跤就难爬起来。”6月初,钦州市钦北区扶贫办副主任黎某,紧紧地握住执纪回访教育的市纪委办案人员的手说。

  2017年初,黎某因没认真把关、造成多发扶贫项目贷款贴息资金受到处分。“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市纪委同志经常上门拉家常、做沟通,帮助黎某消除“心病”。黎某和同事们积极投身脱贫攻坚,12个脱贫村顺利通过自治区核验。

  既有铁腕执纪的“力度”,又有过而让改的“稳定”。去年以来,钦州市回访受处分人员657人次,回访率达九成。

  “点名道姓曝光,动真格了!”今年以来,自治区纪委监委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典型案件711批1681起,网友纷纷点赞。

  “通报曝光,用好用活反面活教材,以案明纪、以儆效尤,是专项治理工作的重要一环。”自治区纪委监委宣传部部长陈柳青介绍,全区正深入开展召开一次警示教育大会、举办一次典型案例警示展等“十个一”警示教育,助推专项治理。

  通报贴出来、喇叭响起来、山歌唱起来……针对深度贫困地区群众难以看到电视报纸、接触互联网的现状,自治区纪委监委明确,典型案件以多种形式通报到乡镇和村屯一级,做到进村到屯、入脑入心。

  铁纪护航脱贫路,誓让穷山换新颜。经国家统计局核定,2017年广西减少贫困人口95万人,1056个贫困村和6个区定贫困县脱贫摘帽,在国家组织的2017年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成效考核中,广西继2016年后再度被评为全国8个“综合评价好”的省份之一。